砂浆胶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砂浆胶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萧萧落红里的凄厉血色同城畅想教育文化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08:31:20 阅读: 来源:砂浆胶粉厂家

萧萧落红里的凄厉血色 同城畅想 - 教育文化 - 资讯生活

读萧红极少,有朋友对我说,萧红的《呼兰河传》既是小说,更是一部长篇散文,比《生死场》要好许多,是不朽的。

我的书柜里,萧红的作品也

相当齐全,就是没空光顾。印象较深的是她的散文《回忆鲁迅先生》,这是浩如烟海的回忆鲁迅文章中最好的一篇,萧红的鲁迅,是活的鲁迅。在这篇文章的开首,

萧红就写道:“鲁迅先生的笑是明朗的,是从心里的欢喜。若有人说了什么可笑的话,鲁迅先生笑得连烟卷都拿不住了,常常是笑得咳嗽起来。”一下子,不仅萧红

和鲁迅的距离是那么近,读者和鲁迅的距离也是那么近!有一次,邓丽君对友人说:“我知道萧红,读过她的书。”朋友问是不是《生死场》?她说是《回忆鲁迅先

生》。邓丽君称赞萧红的文章写得好,并说:“我过去不了解鲁迅,看了萧红的文章后,才读鲁迅的作品。”邓丽君的感受应该具有代表性,我相信读了萧红回忆鲁

迅的文章,很多人会喜欢上鲁迅的。萧红在另一篇关于鲁迅的文章《“万年青”》中说,“我第一次看到鲁迅的时候,好像看到了家乡的山水,又好像看到了儿时的

保姆,因为是他一个读者的缘故,反而忘了他是一个作家”,这种感受非常奇特,有如我们到了从来未到过的某处,感觉似曾相识,仿佛回到故乡一样,这也许是前

生前世留给今生今世的记忆?

这几天读马蹄疾的《鲁迅生活中的女性》(知识出版社1996年版),与萧红有关的两个细节,却让我对她没有了什么好感,尽管她对鲁迅是那么好!尽管她的文学成就是那么让人炫目!

一个是关于萧红母亲的。萧红,现在我们已经不知道她姓什么,只知道小名叫荣华,1911年6月1日出生于黑龙江呼兰县城外的一户贫农家里,这个贫农是呼

兰城内官僚地主张选三的地户。据马蹄疾在书中介绍,萧红的母亲姜玉兰,长得漂亮俊秀,被地主张选三看中,她就将亲夫害死,带着荣华和荣华的弟弟连贵,嫁到

张选三家来,萧红改名张廼莹,弟弟改名张秀珂。张选三成了她的继父。

关于这一点,萧军在《萧红书简辑存注释录》一书(金城出版社2011年

版)中谈道,萧红弟弟张秀珂曾对萧军说,“疑心以至确定他现在的父亲张选三(即张廷举)并不是自己和萧红真正的亲生的父亲”。萧红侄子、张秀珂的儿子张抗

提供了父亲产生这种怀疑的由来:“据母亲回忆,父亲的确同她谈过这个怀疑。父亲说,幼小时没有得到多少父爱,亲生母亲在自己三岁时就已去世,继母来后很快

也有了孩子。他到下屋同老厨子睡在一起,被子凉冰冰、滑腻腻的,黑得发亮。老厨子曾对父亲说,你的命苦啊,没有亲妈,爹也不是亲爹。”

是萧红自己的。据马蹄疾书中介绍,1928年,萧红初中毕业时,由六叔张廷献做媒,继父和继母把她许配给时在宾江县三育小学任教的汪恩甲。她开始反对这门

婚事,后因明白公开反抗不行,就佯装同意了,并乘机向继父继母要钱,自己到哈尔滨办嫁妆。到哈尔滨后,她没有去办嫁妆,却与表兄路振舜同去北京上学,与路

同住在西单二龙坑西巷七号。此后,萧红因生活所迫,回到了呼兰家里,被继父继母困在家中,在北平大学求学的李洁吾用五元钱夹在戴望舒《我的记忆》一书中送

到萧红手上,萧红用这五元钱再次跑到了哈尔滨并辗转到了北平,李洁吾又送她回到原来的住处。萧红的未婚夫汪恩甲到北京找到了萧红,以甜言蜜语要与萧红完

婚,萧红与汪恩甲返回哈尔滨,住进哈尔滨道外正阳十六道东兴顺旅馆,这时她已怀有身孕,并即将分娩,两人坐吃山空,欠旅馆六百多元的住宿费,汪恩甲就告诉

萧红回家取钱,让萧红在旅馆里等候。但汪一去不返,萧红被困在旅馆中。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她给哈尔滨的《国际协报》发出了呼救信,该报编辑萧军持信到旅

馆找到了萧红,在萧军的帮助下,她离开了旅馆。萧军搭救了萧红,已有家室的萧军,据说“爱上”那个一无所有挺着大肚子的女人;她呢?在即将分娩时,据说也

是因为“爱”,就再次交付了自己的身体。在哈尔滨市立第一医院生下了女孩。马蹄疾说,“萧红为了追求幸福,只好把自己的女儿抛在医院里,与萧军暂时住进俄

国人开的叫欧罗巴的旅馆”。

萧红在和萧军之前,与表兄路振舜“同住”,还有一个说不清的李洁吾。萧红逃婚的对象汪恩甲把她接回了哈尔滨,她

立即就有了身孕,她怀的是谁的孩子,是汪恩甲的吗?却也难说哩。如果是汪恩甲的,既有今天,又何必当初?不过,实在地说,怀谁的孩子并不重要,问题是,她

生下了孩子,而竟然可以舍弃孩子,不多久,便和萧军去了!

萧红的母亲改嫁地主,也并不幸福,好景也不长,萧红10岁左右,姜玉兰就病死了,

大约也就是30多岁吧!张选三又续娶了梁亚兰。说是有爱情,可萧军经常对萧红拳脚相加。1948年1月15日,端木蕻良和骆宾基这两个男人将萧红转入香港

玛丽医院。第二天,萧红精神渐复,在纸上写下“我将与蓝天碧水永处,留下那半部《红楼》给别人写了”,“半生尽遭白眼冷遇……身先死,不甘,不甘。”萧红

的生命是那么短促,她只活了短短31年!

1957年7月22日,萧红的骨灰在香港浅水湾被一些文化人找到,曾经是当时很轰动的事件。最近,

在她的家乡黑龙江呼兰县城东的故居,也修复成萧红纪念馆。萧红,中国现代文学灿烂天空的一颗耀眼的星,呼兰河畔永不褪色的萧萧落红,她是不朽的。然而,我

却在这永不退色的萧萧落红里,看到了凄厉的血色。

太原废渣烘干机

济南床凳

沈阳深圳雕塑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