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浆胶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砂浆胶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光伏电池以及其他光伏组件发起反倾销调查-【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54:50 阅读: 来源:砂浆胶粉厂家

中国光伏电池以及其他光伏组件发起反倾销调查

【变压器产业网】2012年9月6号,欧盟委员会宣布,对从中国进口的光伏板、光伏电池以及其他光伏组件发起反倾销调查。这是中欧双方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桩贸易纠纷,也是全球涉案金额最大的贸易争端,全球能源界为此一片哗然。这个似朝阳一般正蓬勃发展的行业为什么会遭遇如此厄运,为什么当下欧盟会如此强硬?我们的光伏产业未来将走向何方?一起来看今天的节目。

国内光伏企业的上半年报已基本发布完毕,上半年业绩可谓一片狼藉。而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受欧债、双反等波及的企业已不仅仅局限于下游,在传导作用下,自上游设备制造、原材料到下游切片、组件企业无一幸免。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中国最大的10家光伏企业的债务累计已高达175亿美元,国内整个光伏产业或已接近破产边缘。

与2008年金融危机导致的光伏行业惨淡不同,此次光伏产业的影响范围更广,产业链自上至下无一幸免,从原材料多晶硅企业到下游组件企业上半年都惨淡收场。

欧洲光伏产业联盟主席 米兰•尼奇克:我们花费大量精力准备申诉案头工作,因为如果让欧盟委员会通过,必须具有翔实的资料,今天欧盟委员会决定发起反倾销调查,说明之间的努力没有白费。

欧洲光伏产业联盟联合成员国光伏企业,于7月向欧盟提起对中国出口的光伏产品进行反倾销贸易申诉,9月6日欧盟委员会决定立案,针对中国光伏产业开展反倾销调查。

欧盟贸易委员卡雷尔•德古特的新闻发言人, 约翰•克兰西:很明确的是,这是一项对各方公开的调查,我们欢迎中国的同事和企业全程参与,开放透明地提供相关信息,使得相关各方都能够获得机会参与,让我们等待下一步的结论。

眼前的这个人叫苗连生,英利集团董事长,1993年涉足太阳能产业,19年间,他将企业做到总资产366亿,员工26000人的世界最大的光伏企业之一,而今年,年届六十的他遭遇了更甚于08年的行业危机,整个中国光伏产业阴霾弥漫。

英利集团董事长 苗连生:现在价格一天天在往下降都赔本在做,你比如说我们吧,我就是说,我要不负责任,我现在就散伙了,我停厂就散伙了,每天一睁眼,一想到的就是好几万人吃饭的问题。

是什么样的危机,居然让行伍出身、从军13年,上过两次越南战场的苗连生产生这样的念头?事情的来龙去脉,还要从2008开始讲起。

在中央政府大力推广新能源政策以及欧洲光伏产业迅速升温的带动下,近年来,各地方政府积极跟进,培养优势产业,光伏以绿色能源排头兵的优势地位为各地方政府所争夺。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均把光伏产业列为优先扶持发展的新兴产业;600个城市中,有300个发展光伏太阳能产业,100多个建设了光伏产业基地。

英利集团董事长 苗连生:我可以告诉你们现在如果说情况没有再没有变化,就是到现象这么继续的下去,到明年的二季度这一个都没有,包括我们谁都没有,谁也耗不起了,这个已经08年09年损失了一笔,去年损失了一笔,今年损失了一笔,谁都撑不住了。撑不住了以后它怎么办,它只有倒掉了,比如说像今年上半年,我们整个上半年还算损失少点的呢,损失了将近8个来亿人民币,这里面其中汇率损失每年反正都挺庞大,汇率损失占了一大块,我们的其他那几家可能是损失的更大一点。

2011年将是光伏产业的转折年。从今年5月开始,多晶硅价格急剧下降。企业仓促盲目跟风上马,导致供需进一步失衡,价格持续下降,利润下降,从而导致部分企业出现经营困难,一些企业甚至开始停产、半停产。

其实早在2009年,多晶硅就被定位为十大产能过剩行业之一。但由于当时的暴利和行业的红火,大量投资者疯狂进入,最终导致产能进一步过剩。在2010年后全国仍有100多家中小企业上马,这些企业目前多数亏损严重。

英利集团董事长 苗连生:停产的比例,做硅材料的按厂家数量来算,可以说停到了95%,95还得多,现在就老朱一家,还有大全,大全现在劝他退市呢,……也彻底停了,没了。现在没了,基本上没有了。LDK这个就更不用说了,鄂尔多斯包括新疆……3000吨,说不好听的,连几百吨都没出来。

另一方面,光伏产业所必需的上游原材料——多晶硅却不可能以这种中国速度开发,而且,光伏级的多晶硅生产需要较高的技术门槛,因此,多晶硅的价格扶摇直上,从2005年以前的每公斤30美元上涨到400美元以上,国内多晶硅和光伏企业如雨后春笋一般遍地开花,而2008年,多晶硅价格却一泻千里,又回到了2005年以前的水平。企业生存日艰。

2005年的中国首富、2007年《时代》周刊的全球环保英雄、曾经中国最大的光伏企业掌门人——谁也没有想到,光伏危机,最先倒下的是施正荣,施正荣的辞职给光伏行业最大的打击是——看不到希望。靠太阳赚钱的人,没有熬到太阳落山,没有熬过16亿美元的债务。

无锡尚德今年第一季财报显示,公司负债达35.75亿美元,总资产为43.78亿美元,资产负债率自2005年以来首度攀至80%以上,达82%。此外,尚德的银行贷款也从2005年底的0.56亿美元,升至2011年底的17亿美元。

分析人士表示,2012年尚德至少得赚16亿美元,才能还清明年3月将要到期的债务,而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占国内口量70%以上的欧洲对我国光伏企业展开反倾销调查如雪上加霜,让包括英利在内的光伏企业感到无比巨大的压力。

英利集团董事长 苗连生:现在一说光伏行业,不管哪种角度,从银行和证监会,银监会银监局那边都是高度关注,原来这些公司都是在美国上市,它的资产都没有好,信誉也非常好,但是只要说想破产了,一增发,加大资本金的破产了,从08年到现在谁有增发不了,股票不值钱了增发什么,所以负债都在七十、八十。

苗连生说,因为目前光伏行业不景气,企业资金链紧张,各大银行将这些企业列为高危企业,贷款十分困难。而另外一条路——融资的大门也基本关闭了。

英利集团董事长 苗连生:过去像我们这个40来块钱,现在是1块多钱,你看那些上德他们是80多块钱,现在不1块钱,到这个级别了,从40到80块钱是2块钱,一增发怎么融啊。

同属一个行业,英利董事长苗连生对几个老朋友如数家珍,将他们看做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尚德的悲剧,在英利董事长苗连生的眼里,有自己独到的看法,

英利集团董事长 苗连生:你看到2011年的2月份就动不了这个结点了,它基本上就从这个结点上串了这个形状,它到2010年的下半年扩产到了最高峰期了,动不了了,都不行了,价格全下来了,并不是它不行,如果它要获取资金,那会儿10年,其实获取资金没有多大,他有个二三十亿全过来了,

一方面是摊子铺的太大,另一方面是发生的时间太凑巧,苗连生一直强调那个节点,就是各家企业蓄势待发的时间。

英利集团董事长 苗连生:因为中国在09年这结点上工信有过文,三线怎么怎么大不到,全下来了,这些企业全一下子没了,如果当时没有这些厂出来,外来硅料仍然在02:13,就这么一棍子把它……结点特别好,那个结点是在第一个供应的是在08年,08年两会期间说它弱硅,什么污染了这个报道是从华尔街报的,人家策划的特别准确,

目前,无锡尚德在美国上市的股价一直在1美元上下徘徊,市值也只有1.8亿美元,这与其巅峰时期的90美元股价和百亿美元市值,已是今非昔比。

市场纷纷揣测:施正荣要走了?对此,其内部人士表示,公司正在想办法多开拓美国以及新兴国家,同时希望多增加国内市场。施正荣从CEO位置上退下来,也是基于这方面的考虑,更多的精力用于战略上的规划。不单为公司,也为整个太阳能行业。

曾经风光无限,现在困难重重,欧美对中国光伏企业的“双反”调查已不是第一次,而这次的时间节点正是光伏企业最为孱弱的时候,这会不会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光伏企业该如何反戈一击,政府又应当扮演怎样的角色,大幕不断拉开,生死大戏接连上演。

2012年9月4日,光伏江湖“东邪”之称的高纪凡,买了飞往北京的机票。这位天合阳光掌门人的目的地,原是直奔商务委应对欧盟“双反”立案紧急召集的对策会议。但落地后他突然获悉,会议已被临时取消。

这似乎透露出一丝斡旋的角力。9月5日,他现身媒体眼中“凄清无比”的北京光伏展,高调回应称“双反”一事在最后截止期内,仍有转机。

但市场上弥漫着的希望气氛依旧无力回天。6日早10点多,欧盟执意对中国光伏产品启动“双反”战车。

天合光能董事长 高纪凡:整个行业来讲的话我们看到的第一季度整个前十大公司大概总的亏损将近大概有4—5亿美金,就是光伏组建的公司,我估计第二季度整个中的十大公司总亏损可能还会超过5亿美金,那这样的一个情况实际上应该说导致行业未来发展不可持续性,因为在这个行业里面大部分的公司的负债率是由于亏损的原因是不断地在提高,很多公司负债率超过80%,有的已经接近90%,

自从2010年美国对中国光伏产品发起‘301调查’,行业内就有欧盟可能跟进的预期,只是这‘第二只靴子’悬挂了2年而已。

当时,为了将国际贸易壁垒的“星火”掐灭,他所在的企业还参与联名,由中国国际商会执笔一封民间“诉状”交到美国贸易代表手中,抗议后者挑起的“301”事端。

但美国这个近几年刚被寄予厚望的市场却吃了“秤砣”。去年10月,当地7家光伏企业正式申请要求美商务部向从中国进口的太阳能电池板征收超过100%的关税。

奇迹没有发生。在美商务部应声对中国输美太阳能电池发起“双反”调查之后半年多后,今年5月初裁认定涉案企业被征收31.14%-249.96%不等的临时反倾销税率。

结果落地后,圈内人士纷纷抛出观点,认为美国在中国光伏产品出口中的份额只有10%左右,不足以摧毁市场,但可怕的是一个市场信号,可能是连锁反应的开端,中国背后真正蛰伏的“猛虎”是欧盟,其占出口份额一直在6成以上。

天合光能董事长 高纪凡:从美国去年开始的对中国的双反以及今年的7月份在欧盟提出的对中国的反倾销提案以及包括其他一些国家对中国的贸易保护实际上在不断地加剧,那这个贸易保护的加剧,既有这些国家,由于它在这个光伏产业里面,它综合的竞争力实际上应该说和中国企业相比,实际上是相对落后的,它为了要保护它自己的产业,或者一定程度上讲或者为了它的就业等等,应提的要求来对中国的产品通过税收壁垒的办法来实施障碍,

行业无序竞争是高纪凡一直提到的问题,大量经营能力差的企业将整个行业拖入泥潭。

天合光能董事长 高纪凡:我们也看到实际上有些企业,实际上这些企业几乎已经到了破产的边缘,如果按照一个完全的市场经济归类的背景下,这个企业早就应该被淘汰出市场了。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有一些地方的过度保护,有一些地方政府,银行已经被这企业绑架,就导致了这企业它不能破产,但是它为了能够继续赢得银行或者地方政府的一个扶持,它必然要去做它的销售业绩,但是它有没有其他的竞争力,它唯一的支撑才是价格战,以及跟客户的放账的办法来取得它的销售,这个就导致了整个的价格和市场环境进一步的不良,所以现在要改变这个局面,

对于一个严重依赖出口的行业来说,外面的一切风吹草动都会来带难以想象的后果,更何况是遭遇“双反”这种灭顶之灾,国内光伏企业未来怎么办?08年金融危机都熬过来了,难道真的就倒在黎明前吗?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政府,政府该做什么?政府该扮演什么角色呢?

河北省保定市副市长周省时在谈到地方政府在支持和扶持光伏产业的问题上十分坚决,他说,现在这个阶段,关键在政府,政府内部,关键在协调。

保定市副市长周省时:感觉特别特别重要的一个事儿就是国家确实应该有专门的部门成立专门的机构,重点研究一个是怎么扶持好中国的新能源产业的发展,这里面包括在国际竞争中我们怎样想办法能够适应和胜出,特别是是在国际市场上的这种力量,所以企业现在的需求是一个系统的全方位的系统,那么国家特别是各个领导部门应该整合成一支力量给予我们这些企业系统的支持。全方位的支持。

对于之前苗连生所说的银行贷款困难的问题,周市长也表态创造融资条件,对于大型新能源企业,需要站在国家层面上给予扶持。

保定市副市长周省时:刚才说的几个问题里还包括一个,就是给企业一系列的支持里面包括给他们提供融资,国内的融资,那现在是什么困难,它现在的困难是在美国上市,纽交所上市,美国人现在控制在…困难,那我们想办法过一定要制定一个特殊的政策,担保担批也要给这样的企业给它一个融资,创造一个融资的条件。

英利集团董事长 苗连生:那么应该说我们的政府我们国家应该对这样的就是率先作为新兴产业进入国际市场的这样一批企业政府应该基于最大力的关注和最有利的支持。这个原因就是刚才我说的,它代表着民族企业真正进入国际市场这种竞争,参与,世界经济全球化的活动,努力探索打造中国的旗舰式的这样的跨国公司,

我国光伏企业目前面临形势之严峻要超过以往任何一次,但行业不会全军覆没,因为目前全球光伏市场发展只是增速下降,并没有出现萎缩。而且,欧洲光伏领域是一个年均200亿美元的大市场,不可能完全排除中国企业的参与。经过“严寒”的洗礼,一些企业会存活下来。并且,如果采取措施得当,行业在“瘦身”的同时还会“强壮”起来。

飞仙问道手游无限元宝

天祭破解版

墨香情手机版

神创九州手游